>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动态

这个国家坚信自己属于中国 竭力阻挠伊斯兰教东扩 成为中原英雄2020-10-17

在无边的黑暗中,许多未解之谜静静等待,等待探索的火炬点燃,让我们一起开始探索历史的旅程吧!

这个西域小国,一直以为自己是中国。没有它,敦煌可能是另一条路

建议如果说文化赋予莫高窟形式和外观,使其成为艺术宝库,那么信仰赋予其内容和重心,使其成为千百年的精神力量。所以佛教诠释才是敦煌文化真正的重心。但如果没有只持续了一千年的佛教国家于阗,敦煌的形象就不会是今天的样子。一个

在去阳关的路上,我们偶然遇到了山水沟的坟墓。

山,在这空旷的沙漠里,显然离我们不太近。有一条沟。确实是一条沟,但是牢牢固定在一条窄沟里。流水清澈,我们一路跑到之前去过的二墩村。运河两岸矗立着两排树木,其中有一些是白杨,非常高大陡峭。

有那么一瞬间,我们想不出水是从哪里来的,也想不出它的源头在哪里,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远处的祁连山,想起了人们常说的地下河。据资料显示,这一带还有很多其他的墓地,如南虎沟墓群、西土沟墓群,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承载着祖先存在的痕迹。

早在4000多年前的古代,人类的祖先就在敦煌繁衍生息,汉武帝以反击匈奴的方式迫使匈奴逃亡。从此,中原王朝规划了河西、西域的大业。此后,敦煌虽然经历了无数次的机构改革,一度属于吐蕃和西夏的疆域,但一直是丝绸之路的重要城市,一直是工具一方文化融合的节点,中原王朝重要的军事战略枢纽。

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独特的区位条件和干旱的自然条件使敦煌大都市的兴衰呈现出独特的差异。山水沟,一个有着流水的地名,为这片干渴的沙漠中的人们勾勒出了这种差异,古墓和村落的存在,让沙漠中的岩石和沙粒给了我们一点水分和温柔。

这时,我们已经能够远远地瞥见阳光,站在南方的一个高地上,依稀像铁被烧红的样子,甚至在用于旅游宣传的个人照片中,他们被直接处罚,变成了红色。这一点,再加上它“清高”的外表,让我们感受到它的“阳”与玉门关的“阴”的区别。

首先想到的是这样一个传说:唐皇为了与西域于阗保持友好友好的关系,把女儿嫁给于阗国王。天子娶公主的时候,带了很多嫁妆,金银珠宝,应有尽有。经过长途跋涉,送别队来到阳关,然后在这里休息准备。没想到,晚上刮着大风,黄沙滚滚,一片漆黑。风已经吹了七天七夜了。风停沙后,城镇、村庄、牧区、欢送会、嫁妆都埋在沙丘下。从现在开始,阳关地区将会荒芜。久而久之,风一吹,流沙就动了,沙丘下的宝物就露在地上,被人捡走了。当地人曾经在这里捡到一匹金色的小马和一把精美的将军剑。

在正史中,唐朝皇帝娶了一位公主给于阗国王。于阗之王,名为魏赤生,年轻时延续其父王位。唐天宝年间(742-756),他去长安见唐高宗李隆基,并带来于阗著名的特产马和梅御进贡。唐玄宗不仅亲自召见他,还把中原特产还给他,并把宗室的女儿嫁给他。同时被任命为右卫尉将军、巴沙尔府总督。

安史之乱发生后,魏迟得其弟魏赤耀之命,充任国民政府,并亲自派遣五千兵赴大陆帮助唐朝平息叛乱。由于魏赤生统治时期于阗经济繁荣,生活安宁,黎族人不愿离开他,担心他永远不会回来。为了表示回国的意愿,他特意把自己的小女儿留在于阗。

这个女儿可能是魏赤生和唐朝公主生的。她被留在父亲的国家,再也没有见过父亲。魏赤生64岁死于长安,谥号凉州刺史。虽然这是他“背弃”臣民的背后,但他也见证了中原与西域的血缘关系。

后来魏赤生的弟弟把皇位还给魏赤生的儿子魏赤瑞,于阗继续与中原王朝友好往来。甚至在唐朝灭亡后,于阗王还自称“唐门”,以唐姓李为氏。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李于阗王朝”。

我们在这里写这段历史,是因为佛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是全面而深入的,佛教文化是敦煌文化艺术中最灿烂的瑰宝,莫高窟是世界上最大、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宝库,被誉为“世界画廊”。始建于先秦第二年(公元366年),先后被十六国、北朝、隋唐、五代、西夏修建,元后停止开洞。在几千年的历史中,这里的人们因为信仰而不断扩大和丰富自己的文化,也就是说,那些雕像和壁画作为文化和艺术价值,是随着信仰而留下的。

如果说文化赋予莫高窟形式和外观,使其成为艺术宝库,那么信仰赋予其内容和重心,使其成为传承千年的精神力量。所以佛教诠释才是敦煌文化真正的重心。但如果没有只持续了一千年的佛教国家于阗,敦煌的形象就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于阗是一个古老的西方佛教王国,也是唐代安溪首府安溪四镇之一。10世纪中叶至11世纪初,喀喇汗伊斯兰王朝与于阗佛教王朝进行了长达数十年的宗教战争,导致塔里木盆地西部和南部大量人员死亡,全部被毁,生产力严重受损,经济永久性衰退。当时中国已经长期失去西域,但由于心中的中原情结,于阗诸王始终认为于阗是中国的一个部,坚守自己独特的疆域,大力弘扬中华文化,千方百计阻止伊斯兰教东扩,从而成为中原的英雄。

今天,我们可以说,是这些于阗的君王们,用自己的努力,覆盖了敦煌文化,甚至中国文化。正因为如此,敦煌壁画中依然存在于阗王李胜天及其皇后的画像。人们应该记得他们的。

传说印证历史,同时传说也告诉人们敦煌气候的无常。我们没想到的是,沙漠中珍贵的绿色世界,阳关镇龙乐村,会藏在阳关脚下。

龙乐村至阳关景区的道路是一条“困”在地下的绿色走廊,公路包裹在其中。车来车往,农渠里流淌的清泉声总会被误认为空中枝叶的笑声,高大的树木和葡萄架会让这里成为天堂。

在长廊的西端,我们遇到了一个叫张的村民,他在自己的葡萄架下卖葡萄干,还有一些特产和自制的葡萄酒。姓张的村民告诉我们,他家是龙乐村最早的居民之一。当时龙乐村只有十几户人家,常年沙尘暴。他和他的爱人带着两个孩子住在一个土房子里。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扫院子里被风吹来的沙子。

“有时候,沙子得把人埋了。”这位姓张的村民说:“我家两个孩子从小就没洗过澡,沙子都给孩子冲出来了。”在他看来,它

现在光是旅游季卖农产品的收入就能达到3-4万元,再加上他葡萄园的收入一年就能达到10多万元。对此,他非常自豪地说:“我们这个地方的艰难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先不说洗澡,连马桶都是有水垢的。”

史记中对古阳关生态的记载如下:这里水源丰富,窝洼池和西土沟是最大的独立水源。至少在三四千年前,它成为了一个有着旺盛的烧沟文化的绿洲盆地。但宋元以后,随着丝绸之路的衰落,阳关的逐渐废弃,这一地区的生态逐渐恶化。

阳关曾被称为古东滩。1943年考古学家向达来此考察时写道:“今天南湖西北角有一个地名古东滩,被流沙阻隔,而板楼遗址和陶片随处可见,有时还能发现玉器、陶片、古钱等古器物。他们的时代是从汉到唐宋,古东滩的遗存比较尴尬。

1972年,酒泉地区文物调查队在孤东西路14条沙渠后发现了大量的墙基遗址。经过试掘和测量,于恒被排列得整齐而清晰,占地数万平方米,四周是一系列宽大的城堡城墙。还有一条古道,几辆车可以并排绕过。当人们想到繁华城市的壮丽景色时,也可以遐想一下老人们所说的阳关大道。

离别。我们转回葡萄谷,经过山水谷到南湖农场。这些地方就像守卫着广阔沙漠的绿色屏障。山水沟大桥,在这里我们遇到了祁连山给的冰川雪,像一面蓝色的镜子一样反射着这个世界。湖边的芦苇不止一人高,芦苇在沙漠的风中绽放着自己的美丽。

更多的船渡,野生鸟类聚集也就不足为奇了。当地农民为了防沙,用粘土固沙,用石堤挡沙,用生物防沙。经过这三道屏障,阻止了沙丘向阳关推进,同时也在这里引进了适合高冷水养殖的虹鳟鱼产业。

阳关有水,阳关有鱼!相传,出使西域,肩负着探河源使命的张骞,曾在罗布泊遇到织女。为此,后人有诗:“钱张瑜钱不难,日后人知天河。”今夜,敦煌天空的银河大放异彩,敦煌地面的阳关大道被一直为这片土地和祁连山而奋斗的人们包围着。

随着水向东流,树叶纷纷落下,时间悄然而渐。我们下次再见!

分享到:
浏览次数:992